第一编蒙牛现象

  实践是最大的培训

  作者 : 孙先红 张治国

    第一代秘书学官,第二代秘书学第一代秘书,第三代秘书学第二代秘书,以此类推,虽有“变异”,但“遗传”为主,总体状况必然一代不如一代……“宰相必取于州部,猛将必起于卒伍”。对于做官来说,最大的“师傅”不是官,而是实践。

    2005年4月,在老郑出事4个月后,老牛在蒙牛核心层会议上对团队成员说:我们工作这么多年,像老郑那样优秀的人,实际上真的没遇到过几个,他精明、果断、执著、投入,无论是干事业的眼光,还是培养人的胆魄,都是罕见的。老郑当时能不加干预地让我们做事,既允许成功,也宽容失败,放手让我们实践,这就是对我们最大的培养!

    相信这是老牛的肺腑之言。而且老牛在人才培养上,无意间做了一个精辟的总结:最大的培养在实践。

    2005年5月,当选全国劳模的杨文俊感言:“如果我还算一匹千里马,那就是牛根生这个伯乐相中了我。”6年以前,当牛根生大胆启用年仅32岁的杨文俊出任液体奶事业本部总经理时,许多人对这个当时全国乳业最年轻的液体奶“掌门人”表示了自己的忧虑,认为杨虽然做出了一些成绩,但还需要观察和磨炼,不宜一下子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,但是,牛根生用一句简短的话语结束了一切争论:“使用就是最大的培养!”

    治国对“实践”二字比对“榜样”一词更加敏感,而且由来已久,可谓“有准备的敏感”。为什么?实践是榜样的母亲。1997年,治国当记者的时候,专门就培养人的“实践问题”写过一篇言论,今旁逸斜出一笔,辑录于此,也算是提出一个“实践是培养人的最大法宝”吧,供同仁参考:

    评秘书当官

    这是笔者半个月时间里在一个旗里陆续遇到的事:到某乡采访,乡长是从旗长的秘书任上提拔的;到某局采访,局长是从旗委书记的秘书任上提拔的;到旗委采访,一个副书记的秘书据说又将走马上任主持某乡工作……

    “十个秘书九个官”,似乎像“宰相家人七品官”的古例一样,在社会上流行起来。“要当官,做秘书”,似乎已成许多人的共识。

    秘书当官自然有其长处。当裁缝、做木匠、练把式,总得先跟着师傅学一番,当官似乎也不例外,所谓“精明的领导者总是起自干练的追随者”。秘书当官,情况比较熟,经验比较足,做官比较轻车熟路,同时,既然当初能被选为秘书,说明素质也不算差,起点比较高。这正是“秘书当官”屡验不爽的内因。

    但是,“秘书当官”也有许多种不可忽视的外因。

    适合的人选很多,但因为秘书与领导接近,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向阳花木早逢春”,这是第一种。

    秘书尽管是庸才,但整日车前马后为领导提镫抱鞍,领导赐个官以示“感谢”、“安慰”,算是“有了交代”,这是第二种。

    领导扶植自己“线”上的人,立山头、搞派性,这是第三种。

    领导行为不轨,作风不正,有“短”掌握在秘书手中,不得不以官封口,这是第四种。

    秘书一场,最后大小得给个官,不然让秘书“白跟一场”,领导觉得面子上过不去,也担心别人说自己“薄情”甚至“无能”。这是第五种。

    还可以举出一些,但主要是这五种。

    秘书不是不可以当官,但在今天,秘书当官未免太普遍了,太成风气了。其危害正在日益显露。

    生物学上有个词叫“近亲繁殖”。同一物种内亲缘越相近,染色体结构就越相似,相互结对后,优点不能倍增,双方的缺点却均得到暴露和继承。“近亲结婚后代痴”就是这个道理。

    我们许多地方思不出位,行不超前,观念落后,方法陈旧,老套、老调调一用几年、十几年,这不能说其与秘书当官没有某种关联。古语云:“取法乎上,仅得其中;取法乎中,仅得其下。”第一代秘书学官,第二代秘书学第一代秘书,第三代秘书学第二代秘书,以此类推,虽有“变异”,但“遗传”为主,总体状况必然一代不如一代。

    “宰相必取于州部,猛将必起于卒伍”。我们有第一线的劳动模范在,有第一线的技术能手在,有土生土长的理论家在,有摸爬滚打的实干家在。对于做官来说,最大的“师傅”不是官,而是实践。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王明学的是苏联、是斯大林,毛泽东“学”的是实践。从根本上说,成长官的最肥沃的土壤不是官场,而是实践场。实践出真知。

    可是,如果秘书当官成风,该提拔的提拔了,不该提拔的也提拔了,占据了领导岗位,实践中的能人就冒不出尖来,或者虽有冒尖却难成规模气候,这对我们的事业是个很大的损失。(1997年8月写于达拉特旗,同年10月发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