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4)两段不堪的婚姻,耗尽了半生的华年,也毁了我的女儿

春寒料峭,街面上一片萧瑟,没有一点生机,警笛的鸣叫声打破了昔日矿区的宁静。

单身楼上,相对的两面窗户都打开了,是在家的人都把头伸出来,想看看这热闹是从哪里来的。

一楼楼梯口聚集着不少的人,对着警车指指点点。

周文斌在乔姨家打牌,都还以为是查抄棋牌室的,因为几个警察去了棋牌室。

乔姨陪着笑脸说:“大家都是无聊玩玩,没有赌博,真的!”

桌面上没有钱是真的,输赢都是发的纸牌,就是为了防范查抄赌博的警察!

三个警察进屋里巡视了一圈,一个年纪大点的警察说:“玩儿玩儿可以,禁止赌钱啊!谁是周文斌?”

背对门口坐着的周文斌心下一惊,迟疑着举起了手“我是。”

警察说:“跟我们回所里一趟吧!”

他一摆手说:“带走!”

周文斌慌忙站起来,语无伦次地说:“不是,警察同志,我怎么了?我遵纪守法没犯错啊?打麻将要抓起来啊?和别人的老婆睡觉是犯法的啊?”

他一番话把警察都给整懵了,其中一个警察说:“啥乱七八糟的啊?就是例行询问,没啥事儿,别怕,都别围着了,干啥呢?看热闹到别的地方去啊!散了散了!”

周文斌跟在警察后面,一边下楼还一边说:“警察同志,我是好人,真没犯事儿,到底啥事儿啊你们抓我?”

警察不理他,对着楼道口的人群说:“散了散了啊,该干啥干啥去!”

周文斌被带上了车,就像是犯人一样,他和两个警察坐在警车的后面,窗户都是铁栏杆,他的心里更怵了!

他一脸慌张地喊:“警察同志!”

两个警察眼观鼻,鼻观心,没有回答的意思,他索性闭了嘴。

派出所并不远,很快就到了,只是这阵仗有点大,只差给她带个手铐了!

他一个人坐在审讯室里等待,尽管他是混蛋,可还不至于犯罪,他没那个胆子,派出所啊,做梦都梦不到的地方。

(24)两段不堪的婚姻,耗尽了半生的华年,也毁了我的女儿

活这几十年,他除了办身份证,还真没来过这个地方。

时间漫长,那个带他回来的老警察,拿着文件夹和一支笔坐在了他的面前。

周文斌迫切地看着他,他动了动桌子上的杯子,把钢笔冒取下来,盖在笔杆上,然后,在文件夹上,写上了日期,抬头看着他“说说吧!”

周文斌一脸迷蒙地说:“说,说啥?”

警察说:“姓名,年龄,职业。”

周文斌老老实实地回答,警察拿出来一张照片问:“认识她吗?”

周文斌仔细看了看说:“见过。”

不能说不认识,也不算认识,只能是见过!

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女人,两只眼睛不对称,脸蛋浮肿,眼神呆滞,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粉色上衣,裤脚一个长,一个短,她很年轻,应该说她年纪很小,她不是正常人。

不能说不认识,因为他经常见到她,不光他,矿上就没有人没见过她。

她是附近村上的,是个智障孩子,整天脏兮兮的在街面上逛,大多数时候衣不蔽体,小孩子看见她都躲得远远的。

她一天天长大,有智障孩子的特征,也有正常女人的特征,她长大了,就更明显了。

有时候她生理期,屁股后面一片红,有心软的女人给她穿过衣服,她还是给脱扔了,饿了就扒垃圾,困了随地就睡了。

她是有家人的,不知道是管不住,还是无暇管,总之终日在矿区市场居民区一带游荡着,慢慢地长成了女人。

她怎么了呢?周文斌一头雾水,一点头绪都没有。

警察说:“这个女孩儿叫王梨,她怀孕了,有人举报看见你跟她在一起过,她家人现在要告你。”

周文斌着急地说:“不是我,怎么可能是我呢?我也不缺女人,再说她还那样儿,警官,真不是我。”

警察说:“是不是你,我们会调查清楚的,去年的十一月六号,你在哪儿?做什么?有没有证人?”

周文斌更懵了,十一月六号,他费力地想着,想不起来,几个月过去了,他能做什么?除了打牌,出租屋,就是棋牌室。

他摇了摇头,警察说:“我提醒你一下,十一月六号傍晚,你和王梨在一起。”

周文斌急忙说:“不可能,我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呢?我除了在街上见过疯疯癫癫的她,在别的地方根本没见过她。”

警察说:“有人看见你十一月六号傍晚和王梨在二号单身楼后面的胡同里侵犯了她,导致了她怀有身孕,现在,家属要告你强奸,你最好有证据证明那不是你。”

周文斌说不上来,也没有证据,他自己都记不清楚时间,不知道自己在哪里?在干什么?怎么找人证明自己做什么了?

(24)两段不堪的婚姻,耗尽了半生的华年,也毁了我的女儿

他十分绝望,他不停地说:“我没有,我真的没有,我没有跟她在一起过,没有强奸她。”

警察把手里的笔轻轻地敲在桌子上,一下,两下,三下,就像是敲在他的心上一样。

他什么也提供不了,警察进行完例行的盘问后,由另外的警察带他去抽了血,并且告知他不允许离开本市。

他没有家属,只有自己,警察局通知了单位,他的队长来把他领走了。

本来平时他就不怎么上班,经常游离在被开除的边缘,这一下子,他队长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。

公事公办又戏谑地告诉他,如果他犯法了,拘留那一天就是被开除的那一天。

一时间这件事情就像是长了翅膀一样,飞遍了矿区的每一个角落。

只是接受调查的他,不过半天功夫,就成了强奸傻子的强奸犯。

别人不知道他是谁,棋牌室里的常客都知道了,就连平时一起玩的人也都对他指指点点,那个女孩儿真的肚子大了起来,他从派出所回来的那一天,还见过她。

这真的是飞来横祸,对他来说,这莫须有的事让他寸步难行,棋牌室也不去了,班也没办法上,整天待在家里等。

陈朵儿也知道了这事儿,她心里很着急,她是相信周文斌不会做这事儿的,可是,为什么会攀上他呢?

白永强幸灾乐祸,他翘着二郎腿,叼着烟,哼着小曲,晚饭后他对陈朵儿说:“臭娘们儿,你是真能耐啊!看上一个强奸犯,你是不是本来就知道他是个强奸犯啊?”

陈朵儿不理她,一点点把地板拖干净,洗衣服,收拾床准备睡觉,白永强夜班,他站在卧室门口看陈朵儿收拾床,心里就窜起一股无名火。

他走过去,站在陈朵儿的背后说:“咋?说你的老情人你不高兴啊,妈的,赶紧把他抓进去,最好判个死刑!”

陈朵儿放下手里的被子,转过身,她和白永强脸对脸几乎贴在一起,她说:“是不是你举报的?你真的看见了?”

白永强说:“警察也不是吃干饭的,我没那么闲,咋啦?你心疼了?哎?你这么说我倒是想起一个事儿,你是不是也被他强奸的啊?你一句话,老子也告他去,不把他驴熊抓进去我不姓白。”

陈朵儿看他一副无赖样儿,她觉得最近真是重新一点点认识了白永强一样。

她脱了衣服上床,白永强也脱了衣服上床,陈朵儿说:“你不是该上班了?”

白永强伸手关了灯,一把把她按进被窝里说:“你是不是又想偷人了?真是贱,不去了,睡觉。”

陈朵儿说:“你最近老是这样不上班,你们队长也不说你?”

白永强说:“老子想上就上,不想上就不上,谁能管住我?咋啦?是不是耽误你偷人了?”

他话里话外地怼陈朵儿,句句带刺,陈朵儿索性闭了嘴,转过了身。

白永强一把把她扳过来,双手抓住了她的胸,陈朵儿疼得鼻子发酸,她咬牙忍着。

忍着吧,忍忍就过去了!

陈朵儿上班的时候打电话给周文斌,两人约好,她请假和他一起去了市里。

多日不见,陈朵儿满是柔情,周文斌满心满眼的委屈,毕竟这么多年了,他也不是没有一点心,一个人孤独无依的时候,他还是会想她的。

两个人苦兮兮地缠绵了一回,周文斌说:“那个啥玩意儿?说是我给搞怀孕了,我他妈的招谁了?就招姓白的了,要真是他搞我,我非跟他拼命不可。”

陈朵儿说:“我问过了,不是他,他没有,警察咋说的?”

周文斌说:“那个智障流产了,我抽了血,说是比对DNA,妈的,真是冤枉死我了,他说不是他就不是他啊,你那么相信他?绝对是他没跑儿,我要杀了他!”

陈朵儿知道他胆小怕事,过过嘴瘾而已,也不再辩驳什么。

周文斌说:“这事儿不是我做的,闹这么大,人也丢了,工作也快丢了。”

陈朵儿爱心泛滥地说:“不是还有我吗?饿不着!”

(24)两段不堪的婚姻,耗尽了半生的华年,也毁了我的女儿

周文斌眉开眼笑,陈朵儿看他没啥事儿,也放心了许多。

下班时间,陈朵儿回到了家,一进家门,白永强拽住她的头发,把她推搡在沙发上说:“说!是不是跟野男人睡去了?”

陈朵儿说:“你发啥疯,我上一天班你不知道啊?”

白永强一巴掌扇在她脸上说:“上一天班?我看看你嘴有多硬?”

陈朵儿的双颊发烫,头发披散在脸上,分外狼狈。

白永强说:“你那么浪吗?我要是昨天晚上上班,是不是又滚我床上去了,我跟你说陈朵儿,你别逼我,把我逼急了,我把你们两个一起剁碎喂狗!”

陈朵儿抬起头说:“我没有,我去看珍珍了!不信你问她,白永强,我们离婚吧!”

白永强一屁股坐在她身边,一只手攥住她后脑勺的头发,让她把头抬起来看着他说:“离婚?好啊,打电话让燕燕和陈涛也离婚,当初一起办的,现在离婚也一起办!”

陈朵儿突然笑了,她笑完闭上了眼睛,白永强说:“你趁早死了这条心吧,我打死你都不会跟你离婚,还有,你最好安分一点,要不然,不是我坐牢,就是你的野男人坐牢,好好想想吧!”

白永强走了,陈朵儿像是被抽空了一样,瘫软在沙发上。

夜幕降临,黑暗一点点侵袭了这片黑色的大地,白永强像一只捕食的鬣狗一样蹲在楼角的暗影里。

他抬头看着二楼的一扇窗,那里亮着灯,他的屁股下面坐着一块红砖,那是他从市场上一处工地捡过来的。

他一直在那里蹲守到了十一点钟,楼上的灯已经熄灭半个小时了,他没有等到他想等的人。

白永强站了起来,活动了一下发麻的双脚,又抬头看了看那扇窗,踉跄地离开了破旧的小区。

天上残月如勾,夜幕下形单影只,他似乎又闻到了令人作呕的血腥味!

待续!

每日早晨六点更新连载:观看1-23在主页!

(24)两段不堪的婚姻,耗尽了半生的华年,也毁了我的女儿

赠人玫瑰,手有余香!

点赞,评论,转发

愿读故事的您,天黑有灯,下雨有伞!